a

a

2012年4月19日 星期四

透過《傳說》分析林夕對現代愛情的「悲」

作者 : 陳家聰

林夕由八十年代開始創作歌詞,直至今天已經創作了不少經典的歌曲。經典的原因之一就是大部份的聽眾都覺得林夕能夠寫出了當下愛情的「悲」。其實林夕寫出了大量的「悲」歌,主要就是基於他本身對於現代愛情是持悲觀的態度的。現透過林夕早期作品《傳說》分析林夕對愛情有多「悲」,先看看《傳說》的歌詞。

《傳說》

曲:黃耀光
詞:林夕

俗世的愛侶誰可永相戀
談情遊戲我早厭倦
若果這剎那時空
隨著我的書本扭轉
那痛快故事必定賞素願

小玉典珠釵 鉛華求長埋
祝君把新歡 乘龍投豪門
我要是變心 有誰為我盡情罵
小玉休相迫 檀郎無忘情
三載失釵風 瑤台求重逢
我叫天搶地誰過問

實際景況已無可再更改
雷同情節永不似期待
自古書說梁祝 寧願化蝶飛出苦痛
我也要化碟躲入傳說內


庵中孤清清 長平難逃情
江山悲災損 流離仍重圓
我偶然與她見面 亦覺甚疲倦
花燭映規 難為郎情長
交杯飲砒霜 泉台諧盟約
我散心解悶誰作伴


重合劍釵補破鏡
只有寄情戲曲與文字 盟誓永守
地老天荒以身盼待
早已變成絕世傳奇事

《傳說》一曲絕對堪稱經典,其功勞絕不能忽略作詞人林夕。這首歌曲的內容大意,就是在批判現代的愛情已經不再如古代般可歌可泣,山盟海誓,諷刺現今的愛情淪為遊戲,愛情的地位下降至新低點。這個歌詞的內容其實就是林夕對現代愛情的看法,充斥著「悲」的感情,這亦可說《傳說》是林夕對現代愛情的指責與古代愛情的追求。

朱耀偉在《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概說》中曾說過「自《傳說》開始,林夕對現代愛情便不盡信任」。林夕本身也承認自己對愛情是沒有憧憬,更沒有好感,只充斥著負面的感覺。他說過他認為現代的愛情就如消閒遊戲,這種遊戲他已經不再投入,已經徹底厭倦,就如《傳說》中「談情遊戲我早厭倦」一般 ; 又認為現今的愛情過於公式化,永遠都是離離合合,與古代永守盟誓,至死不渝的愛情相距甚遠,又正如《傳說》中「實際景況已無可再更改 雷同情節永不似期待 」。可見,林夕對現今愛情的「悲」就是認為現今的愛情就如消閒遊戲及公式化,在《傳說》一詞中,抽取數句已經表露無遺。

《傳說》的歌詞中,文言與白話互相交插,目的就是要帶出古代愛情與現今愛情的對比,文言的部份就是幾個家傳戶曉的中國愛情故事中的情節,而白話部份就是在表達對現今愛情的埋怨與感嘆及對古代愛情的追求。文言與白話的配合,的確帶出了鮮明的對比,更加深了聽眾體驗到林夕對現今愛情的「悲」。

先從白話部份分析,《傳說》的一開首兩句「俗世的愛侶誰可永相戀,談情遊戲我早厭倦」,直接地點出了歌曲的重點,「俗世」就是指現代,現代的愛情是短暫的,每個人都都只是追求片刻的浪漫,無人可「永相戀」。既然現代愛情已經淪為了一場遊戲,「我」也不必太重視,甚至早已厭倦 ; 而後段「實際景況已無可再更改,雷同情節永不似期待」 這兩句亦直接點出了對現代愛情的失望,正正就是林夕所言的「公式化」,現今的人對愛情毫不重視,結合分離等作閒事,這已經成了社會風氣,不可改變,亦不想期待,反正都是離離合合。這幾句亦鋪設了「悲」的伏線。為甚麼會覺得「悲」呢 ? 就是因為生活在現代,但卻厭倦了現代的愛情遊戲,一心只希望追求古代的愛情,亦即是一生一世,對愛情堅貞,至死不渝的戀愛,但林夕亦深明這是根本不可能,要在現今的愛情偷取那山盟海誓,可歌可泣的感覺,只得在記載古籍的書中才可得到半點寄託,別奢望可以在現仇的愛情中得到,正如歌詞所說「若果這剎那時空,隨著我的書本扭轉,那痛快故事必定賞素願」,那「痛快故事」並非真的一個故事,而是林夕本身心中想要得到的一個愛情結局,但不是在真實裡可以得到,只可在書本中 ; 「自古書說梁祝寧願化蝶飛出苦痛,我也要化碟躲入傳說內」、「重合劍釵補破鏡,只有寄情戲曲與文字,盟誓永守、地老天荒、以身盼待,早已變成絕世傳奇事」這幾句同樣都是在說要得到林夕真正想要「盟誓永守、地老天荒、以身盼待」的愛情故事,只得在書本及戲劇中尋找,就如「梁祝化碟」這個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般,在現今根本不會出現,就如「傳說」一般虛幻。就是因為這些堅定不移的愛情「早已變成絕世傳奇」,故產生了林夕對現代愛情的「悲」。
上述的「悲」都是可惜、痛心的「悲」,而《傳說》中的亦存有林夕對現今愛情恨不得的那種「悲」。在《傳說》中,「我要是變心,有誰為我盡情罵 ? 」、「我叫天搶地誰過問 ? 」、「我散心解悶誰作伴 ? 」這三句,提出了三次質問,但其實林夕明白這個「誰」根本就是沒有人,在現今的社會中,有誰會在乎你變了心 ? 有誰會在乎你在為愛情叫天搶地 ? 有誰會真心為你散心解悶 ? 答案是沒有 ! 因為今天的社會人人對愛情都沒有付出尊重,愛情已經不是神聖,只是一場遊戲,林夕的三次質問也只是在發洩心中對這現象的「恨」,但這「恨」找不到對象,得不到解決方法及結果,最終這「恨」只得化成恨不得的「悲」。

而《傳說》的文言部份全都是古代愛情故事的情節,這些情節就是林夕想要的那種海枯石爛、生死相許的愛情,如「庵中孤清清 長平難逃情 江山悲災損 流離仍重圓」、「花燭映規妝 難為郎情長 交杯飲砒霜 泉台諧盟鸞」,都是《帝女花》其中《庵遇》和《香夭》的兩個經典唱段,附馬周世顯與長平公主因國亡家破,流離失所,周世顯四處訪尋下落不明的公主,後來在庵廟相逢,最終他們沒有選擇隱姓埋名長相廝守,而是在舊皇宮裏交杯飲酒殉國 ; 又如「小玉典珠釵 鉛華求長埋 祝君把新歡 乘龍投豪門」「小玉休相迫 檀郎無忘情 三載失釵鳳 瑤台求重逢」,是《紫釵記》(《霍小玉傳》),書生李益與霍小玉相戀,後來李益進士獲官,授鄭縣主簿,赴任前與小玉發誓偕老。但歸家後立即變心從母命,另娶鳳閣侍郎盧誌之女。某俠黃衫客激於義憤,乃挾持李益往小玉家稱罪。小玉得知事實,竟悲憤而死。死後化作厲鬼,使李益夫妻不和。這些古代愛情故事在《傳說》中的作用就是與現今愛情作對比,古代的戀人對待愛情及誓言極之重視,可以為兩者放棄一生,甚至是生命,但現今的人對待愛情如娛樂遊戲,又如何會為此永守承諾,放棄生命。加插了這些典故的對比,兩個時代的愛情觀馬上得到鮮明的對比。

古代的愛情觀念是林夕所追求欣賞的,現代的愛情觀念是林夕所厭倦唾棄的,但奈何林夕卻是生於現於現代,被逼接受後者,眼看著現今愛情的墮落,又無力挽救與逃避,只可感到可惜痛心,但又無從發洩,恨又恨不得,「叫天搶地誰過問」 ? 林夕對現代愛情的「悲」完全寫在《傳說》的歌詞中,那份惋惜、無力及痛恨表露無遺。

參考資料 :
朱耀偉:《香港流行歌詞研究──7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香港:三聯書局,1998。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C%8D%E5%B0%8F%E7%8E%89%E5%82%B3

歌詞來源 :
http://mojim.com/tw104692x1.htm

1 則留言: